• 豪门国际娱乐城备用站: 和许先生的第一次

    7 十一 2015 豪门国际新手指南 29 次 0

    和许先生的第一次豪门国际网站首页 作者
    2015.11.01 02:48
    写了82977字,被923人关注,获得了1853个喜欢


    离骚

    和许先生的第一次

    1.

    霜降之后天陡然就凉了下来。

    因着工作轮流转,好不容易调好的身子,这段时间又在半夜咳了起来。我心疼许先生上班辛苦,眼巴巴的和他说分房睡几天,等病好了再回屋里。

    谁知许先生闷声不响的敲了我一脑袋,眼神里分明写满了嫌弃,却从被子里汲着拖鞋起来去厨房帮我拿温水。

    喝完热水躺下,从背后帮我顺气的许先生突然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啦”

    略带鼻音的问他。

    “总觉得你这隔三差五就病的身体,是我给造成的,要不是……”

    我连忙翻了个身的抱住他,埋在他怀里,不让他再说下去的插嘴。

    “睡吧睡吧,明天还得上班呢。”

    早上出门,许先生站在院里等我,看我穿着一件驼色大衣散开的从房里出来,厉声叫住我。

    “小浅!回屋里把围巾戴上!”

    “啊?可是现在才十一月初,不需要戴围巾呀。”

    我拿着钥匙站在走廊边,本能的回答。许先生皱着眉看向我,我脑子才转了起来。一时忘了自己是个病人身份,而对面站着的是老中医世家的孙子。

    重新穿戴好坐上车,驾驶座的许先生突然俯身过来,我被吓到身体不自主的朝后缩,肩膀被许先生抓住,他从后边抽出安全带帮我扣好,又把我脖子上随意搭着的围巾裹了两圈。

    虽说都已经结婚,可看着许先生做这些时,我的脸仍旧不自觉的红了起来。许先生看我反应有点儿好玩,故意俯身看着我,也不动也不说话,表情饶有一股意味。

    我就势看着许先生,没忍住笑意的凑上去,亲了他一下。

    “许太太终究是比顾小姐聪明的。”

    得了便宜不卖乖的许先生笑着调侃我,我嗔怒的看向他。

    2.

    这句话多似曾相识。

    大二那年寒假在一起后,我两除了牵手之外好像并无更多的肢体接触。许先生对于男女之事不知是真不知道还是害羞,每次我两牵手他都似乎特郑重而窃喜。那是一股很儿童般的行为,作为他女朋友的我也没好到哪里去。每次只能像个小傻瓜一样,低头顺眉的被他牵着在身侧,嗯啊回应。

    有时,我都暗自觉得这就是所谓的柏拉图恋爱么?可脑子里一转到不好意思的画面,自己就会觉得特别羞耻,怎么可以对许先生产生这种念头。

    我果断是个头脑愚钝的人。

    开学前因为两人忙春节走亲戚而有很多天没见面,再从外地回到A市的时候,许先生就约我出来。

    两人一路闲逛不知怎么就回到了高中,我想起高中总是躲在门口旧书店翻小说,不禁觉得原来这个以为再也不想回来的地方,还是有许多记忆与念想。

    许是看我表情不对劲,许先生便拖着我朝门口走。

    我们高中以严格著称,外面的人一般都进不去,就连回母校探望的学生都必须打电话给老师确认才让进。我实在不想还和高中老师有牵扯,扯住许先生试图让他别去了。

    ‘难道你不想和我一块回高中看看吗?’

    前头的许先生开口,我楞住。

    想,很想。这里才是我两真正的开始,是承载回忆最多的地方。

    ‘可是要麻烦老师是不是不太方便……’

    ‘傻’

    许先生拽着我朝前走,轻蔑的吐出一个字。

    果断,世界上是有100种证明自己不是坏人的方法,而最有效的一种莫过于刷脸。

    忘了就算我们已经毕业,这所学校的在职人员却始终是那么些人,他们看过无数届的学生进来,又送走过无数届。可每一届中总有那么几个人,是会永远被他们记在脑中。哪怕日后想不起这个人的名字,记不清这个人的脸,可是一提到旧事,那种恍然大悟原来就是你的表情却绝对会涌现。

    比如,现在就差收下门口大叔递过来橘子的许先生。

    许先生的出名程度远远超过想象,我两登记一下就被放进来后,我斜眼问他怎么和门卫大叔这么熟。

    ‘大概是长的太好看了吧。’

    ……

    臭不要脸,我给了一记白眼。

    ‘好啦好啦,是因为高中时老麻烦达叔,一来二去就熟了。’

    ‘哦’

    ‘刚刚达叔还问你是谁来着。’

    听到这,我突然好奇许先生在外人面前是如何介绍我的,停步饶有意味的看着他。

    ‘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笑的一脸奸诈的许先生看完我后,在我怒火快烧起来的眼神下撒腿就朝教学楼跑去。

    ‘许铭泽!!’

    打闹着两人一路追到了教学楼天台,现在是上课时期上楼时并没人,许先生一路带我躲过会有老师经过的地方,两个人像是回到高中逃课出来怕被抓的学生,我被带着竟也觉得意外好玩。

    教学楼天台几乎是全校人心照不宣的秘密基地,只是这个地方总是被学校用大锁锁起来,可是每一次锁起来就会被撬开,而且能够还愿挂着像没事一样。这种把戏当年在我们当中就很流行,许多人因为这个躲过了一次又一次老师们的抽查。

    我两站在天台门外,看着许先生一直在研究那把锁,我帮放哨的一直盯着楼下的动静,心都快提到嗓子口的问他好了没好了没。

    终于在楼下脚步声停止的那一刻,许先生把锁给研究开了,我欢喜的差点叫出来声,好在身后的许先生及时堵住了我的嘴。

    从身后被环住堵住嘴的我,鼻翼呼出的热气都明显感到在加深,心跳不知为何就加速变得超快。

    进入天台后,便是一个大坪,我小跑的朝天台边跑去,才刚到沿边还没来得及告诉他此刻我心情时,身后的许先生突然就拽着我朝天台后背跑去。

    我们才刚在水塔后背躲下,便听到坪里传来一声特别严肃急喘的叫声。

    ‘谁!谁在天台!我都听到声音了,不想挨处分的最好给我出来!’

    教导主任!

    一想到教导主任那个黑着脸,用力摔杯子骂人的场景。我就被吓的两眼瞪得圆鼓,看着抱住我双肩的许先生。许先生伸出手在嘴边示意嘘,再摆摆手让我别怕。可听着教导主任越来越凶的斥责声传来,我身体本能的就开始发颤。怕我自己会叫出声,我伸出手死死捂住嘴。

    唔。

    下一秒,许先生便一把把我抱在怀里,我脑袋抵着的就是他胸口。心,莫名的又开始加速起来,一下一下回响在我耳边,额,好像我耳边回响的并不是自己的心跳。我贴的再近一点,发现同样心跳加速的是许先生。

    那一刻,突然觉得我两好像连加速的心跳都变得一致。砰砰砰一下一下传来,不知是因为快窒息还是害羞,我感觉我脸都红透,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

    不知过了多久,许先生在我耳边轻声说‘别怕了,他走了。’

    我当时明明是嗯了一声,很想从他怀里坐起来,可是身体好像特别贪恋他怀里的温度,就是不起来。

    突然许先生一下撑着我肩膀起来,抓着我双肩看着我。我顶着一张红成虾子的脸与他对视,正打算开口,许先生突然就凑过来吻住了我唇。

    半张开的嘴就这样被他亲上来。

    我瞪着双眼还没搞清楚状况,手本能的抓着他衣袖想把他推开,可许先生却松开手死死抱住我,不让我挣扎推开。

    唇被他的唇汲取,我的手慢慢的无力从推变成了拽着他衣袖。

    最后发空的头脑反应过来,啊,这是在接吻哪。才慢慢闭眼,笑着学着他一般回应。

    第一次的接吻,因为笨拙,两人只听得到牙齿碰到牙齿,嘴唇被对方咬到的尴尬。

    可尴尬之外好像更多的是,欢喜。

    那种和自己喜欢的人接吻的欢喜,从内心深处而来的欢喜。

    两人分开后似乎都有点不好意思,抱在一块各自想着刚刚的那个吻。

    ‘接吻原来真是甜的。’

    唔……

    我害羞没搭话,手却紧张的死死扣着他后背衣服。

    ‘小浅还真是够笨的。’

    啊?

    这我就有点听不懂了,张口问他为什么呀。

    ‘因为我很早前就想亲你了呀,可是你不知道是不懂还是装着,总是不好意思看我,老是低着头在我面前。我又不好主动强亲,只好等啊等,要不是今天躲教导主任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亲到你。’

    呃……

    初吻,就这样在许先生略带霸道我略带蠢的过程中结束。

    3.

    “你想什么呢?一路上都没说话在那傻乐?”

    我感觉到有人和我说话,突然缓过神来的看周围。一看发现还在车上,松了一口气。

    “药效有点强,刚刚恍惚的想了点事就眯了会,到了?”

    我正准备松安全带,许先生突然拉住我手。

    嗯?

    看着他,我眼神询问。

    “周五高中校庆,邀请函发到了我这,你想回吗?”

    高中校庆,想回吗?

    如果是今天前我是不太想回去的,因为有一堆记不起名字的老同学要叙旧,有一堆不认识的人要跟着许先生去认识,最烦的事情就是社交。

    可刚刚的那个回忆,却让我觉得有个母校可真好。

    “好呀,正好我也想回去看看了。”

    “小浅,我觉得你今天不太正常,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不会发烧了吧?”

    一看我态度如此之好,许先生倒觉得我是病的说胡话。以往这种事我不提要求是绝对不会出门的,今天竟然如此爽快答应。

    “好啦好啦,我上班去了。”

    4.

    周五出门前,许先生对我的穿着仍旧不满意。我觉得穿驼色大衣就可以了,里边还穿着针织毛衣呢,不冷。他偏偏觉得我不戴围巾不戴帽子又得感冒咳嗽去,理由是霜降后寒气重。

    最后拗不过他,我只好乖乖裹上围巾,他才略微满意的带我出门。

    “到时候人家都是光鲜亮丽一个个,就你老婆穿着像个北极来的熊,你就高兴啦?”

    我坐在车上和他赌气。

    “高兴”

    听到许先生这样回,我倒气不起来的冲他无奈笑。

    到学校停好车后,我原以为许先生会先去大会堂和老同学们碰面。可他却带着我兜到了学校回字型的教学楼底下。

    “啊?不先去看老师吗?来这干嘛?”

    我被他拉着站在教学楼前有点儿迷糊,不去大会堂来这干嘛呀。因为校庆今天全校的学生都在大会堂呆着呢,回味课堂也没啥好看的吧。

    “哦,我们不去大会堂,我没告诉他们今天回来参加校庆了。”

    “没告诉他们?那我们今天?”

    “我们今天先好好逛逛高中,接下来的事再说。”

    有时我都不知道这样不按照常理出牌的许先生,是不是那个做事严谨极少犯错的他吗。

    不过,好像这样的他更可爱。

    有时候会很奇怪,明明身高并未和当初念书的时候长高多少,可就是有种毕业之后回母校觉得这儿的一切都小小的感觉。当初在里边的时候,可从来不觉得那些课桌,讲台是极其渺小的物品。

    人的心,真是奇奇怪怪的很。

    找当年的班级时,我看到教室窗台外放了许多把伞,不自觉就笑出了声。

    “笑什么呢?”

    “看到他们现在都用极其简单的折叠伞或者撑伞,方便是方便却觉得没有当初念书时我们穿雨衣的乐趣。

    对啦,我高一时叔叔给买过一件超可爱的青蛙雨衣。

    据我妈说,当时好像是他两一块逛超市时,叔叔觉得这件绿青蛙雨衣实在是太可爱,非觉得适合我就买了。我妈当时还说我肯定不会喜欢,都没跟我说的只是在帮我整理行李箱时塞到了里边。到学校后才发短信说雨天可以用得到。

    谁知道过几天就真的下雨了,我当时拿出来的时候也的确不喜欢,可从宿舍到教室又不想把衣服弄的湿漉漉,只好硬着头皮穿上。

    那天,又刚好学校教学楼前坪里不知发生了什么,全部人都趴在阳台看。我好像一不小心就闯进了大家的视线,绿色青蛙雨衣实在太打眼,我都听得到楼上有人在叫唤。当时回到教室,全班人第一次集体的看着我,然后哈哈哈大笑。

    想想我为数不多被大家记住的场合,竟然还有一次是因为一件雨衣呐。”

    想起当年那个因为大家注视而觉得羞愧的自己,都好笑。当时是怎么会那么胆小的呢?因为穿了一件稍微特立独行的雨衣被大家注视,就觉得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一般。虽说与大家关系冷淡,可当这种距离感从幕后被拉到了明面上,自己就会变得手足无措。

    “嗯,这件事我知道。”

    “啊?你怎么会知道?”

    刚说出口就想起来,当初可不是我单方面的知道许先生和我同校,许先生知道我可早得多。

    “因为,后来学校再出现的那一只绿色青蛙雨衣是我。”

    啊!

    这个消息实在是让我受惊不少。

    “那个人是你?”

    “嗯,当时我不确定你是否知道我也在这个学校,又刚好那次下雨你的雨衣实在太打眼,年级一下子就传来。我看到你的座位边放着那件雨衣,就想下次下雨天你总会再穿。然后满大城的去找和你同款,最后在河西那边找到一件。不过是大青蛙,比你的雨衣颜色深一些。

    买到后,我就苦等着下雨。

    可不知道是老天和我作对还是怎么的,那段时间明明是雨季却连着半个多月都没再下过一场雨。最后终于下雨了,我满心欢喜的穿着大青蛙雨衣下去,特意在楼下停留了好一会。

    等到阳台上看热闹的同学越来越多之后,我想你估计知道了,就算你再怎么不留意旁人,一个和你穿一样雨衣的人你总会有点好奇,打听打听估计就能知道我了。”

    “可是……”

    那段时间我因为爸爸生病得动手术,而请了十天的假在医院陪护,等我再回学校的时候,又一个青蛙雨衣的劲头都过去了。只有班上同学很偶然的提过一次有人和我穿一样的雨衣,其他的信息就再没有。

    而青蛙雨衣我也再没穿过。

    没想到当初许先生竟然做过一件这么萌的事,和我一块穿了一件青蛙雨衣。

    “嗯呐,后来发现你居然请假回家了。心想故意做的一次噱头,你都不知道,太可惜了。”

    时隔多年的许先生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为何竟然萌我一脸。

    “哈哈,下次我买两件青蛙雨衣,我们再穿一次好么好么?”

    我才挽着他说这个提议,许先生立马一副再穿你杀了我的表情,朝前逃走。

    “许铭泽!你给我站住!”

    回字教学楼里,久久回荡我的吼声。

    5.

    我们两追着教学楼跑的时候,许先生突然停住了脚步。我跑过去的时候,发现走廊那头站着一个男人。

    “许铭泽!”

    咦,这声音好熟悉,走近之后才发现是当初有过一面之缘的黄磊。一看到他不知为何就想起他说过的喜欢我那么久,怪不好意思的。

    “顾浅也在啊,你两还真会躲呐。”

    黄磊和许先生打着招呼,两人似乎玩的还不错见面都捶了对方一拳。

    “你怎么也在这?没去大会堂见老师吗?”

    “去过了,觉得有点儿闷就出来逛逛,没想到碰到了你两。我就觉得老师们说你不来,我不信吧。果断偷偷的过来,可以啊。”

    “你可别闹了,等会还是会过去打招呼的。”

    “你两在这干嘛呢?”

    “扑哧”

    我突然笑出了声,转瞬觉得好像打断了他的问题,连忙转身道歉,让他们继续。

    “笑什么呢?”

    两人同时开口。

    “啊?嘻嘻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看到这个教室黑板上写的公告,想起了当年我们读书的事,有点好笑。”

    “咦,离骚?有什么好笑的吗?”

    许先生也有点儿闷头闷脑,不懂我笑什么。

    “其实就是一件小事而已,说说好像也没什么对哈。

    只是看到离骚想起当年许铭泽背书了,我记得那时语文老师好像要求必须全文背诵,当时我两还没相认,我知道你们班有背诵任务后就知道许铭泽肯定不能过关。

    果不其然连着好几天早晨做早操我都看到他趴在桌上拿着语文书,嘴中念念有词。

    后来有一天早晨下去集合做早操时,我看到趴在桌上依旧拿着书的他,心想他肯定背不出来不会好好吃早饭。

    脑子一热就撒腿沿着另外一条道跑下去,冲到食堂去买了包子豆浆。当时天冷,我下意识的就把包子塞到了校服衣里边,又一路狂跑的跑回你们教室。

    当时真是我体育细胞集体大爆发的时刻啊,到我返回教室大坪里的早操都还没开始。

    我就站在这看了他一会,他倒是一直念念有词没注意窗外的我。最后实在是受不了,就把早餐放在了一组一,大叫了一声撒腿便跑了。

    现在想想当初都忘记调查他有没有吃到那份早餐呢,还真是有点儿傻。”

    说完后,周围却异常的安静。我有点儿尴尬的干笑了两声,看着他们两。

    许先生没说什么的,回我一个温暖的笑。倒是旁边的黄磊哈哈哈哈的笑出了声,把我弄得一头雾水。

    这种感觉太奇怪,就好像我说的这件事好像他两知道些什么,而我完全不知的恐惧。

    “你这可不傻,是笨。当时你把早餐放在一组一号,许铭泽就算听到了那个声音回过头了,可他也不会知道这个早餐是给他吃的呀。

    不过呀,这傻事还好你只做过一次,某人可不止做错过一次啊。”

    黄磊突然意味深长的拉长语气,看了一眼在旁边不说话的许先生。许先生看着黄磊,一副你敢说你就死了的表情。

    我一看觉得好像有什么内幕,立刻笑的一脸灿烂的挡在他两中间,看着黄磊示意他继续说。

    “顾浅呐,你高二的时候难道忘了连着一个月和你同桌都收到早餐啦?”

    咦,这件事他怎么知道。

    高二不久之后,我和我同桌的确莫名其妙每天早上都会有早餐收。我的是豆浆和油条,同桌的是牛奶面包。每天早上都会在回教室后收到,而且根本不知道是谁送的。

    我因为不知道把早餐退给谁,自己又从来不喝豆浆,而同桌也不喜欢喝牛奶。我两收到的这份早餐便都给了周围同学。

    也就是说,连续收到一个月的早餐,我两其实一口都没吃过,而我们也完全不知道对方是谁。

    这件事除了我们班的人,还有谁知道?难道送早餐的人是他两!可许先生完全不像做这种事的人啊。

    我瞪大了眼睛一副吃惊的表情看着黄磊。

    “是的,就是你想的这样,早餐是我和许铭泽送的。

    当时我是想追你,然后有一次下课看到你和你同桌一块走。我就问许铭泽那个女生怎么样?谁知道这家伙轻描淡写了一句还行,再然后过了几秒说了句她旁边的挺好。

    我一听,以为他看上了你同桌。心想这可太好了,本打算了一堆的说辞游说他和我一块送早餐,谁知道我才和他提议,他头都不抬的说好,钱他出,东西我买我送。

    我想好啊,两个人追总比一个人强,就答应了。

    当时流行豆浆油条这首歌,我就想给你送豆浆油条,然后许铭泽指定必须买牛奶,我就组合了牛奶面包。

    可送了一个月后,我发现早餐你俩都没吃,彻底放弃。

    当时我还纳闷许铭泽这千年不近女色的人,居然对你同桌感兴趣呢。搞半天他以为我追的你同桌,他自己送的是你呢。”

    “你个臭小子!还好意思说是么!”

    身后的许先生突然就朝他冲过去,黄磊一连串哈哈哈的跑下楼去,说着等会大会堂再见面。

    所以,他说挺好的那个人是我?因为知道我喜欢喝牛奶而特意强调必须买牛奶?所以,当年我只头脑发热的送过一次失败的早餐,而他头脑发热一个月都在以为给我送了牛奶?

    “当时你怎么就答应给送早餐的啊。”

    我叫住还在楼梯口叫唤的许先生,开口问。

    他站在那头,看着我竟像是个回到十七岁的许同学笑着说:“因为,一直很想小浅吃到爱心早餐呐。”

    傻瓜。

    6.

    等到我们回去大会堂,和所有人一一打完招呼,在学校聚餐寒暄一阵后,许先生终以我身体抱恙为由,牵着我提前出来。

    我两走在异常安静的校园内,走校门口的那个下坡时,想起高二我两和好那会,也是这般好月色的从校园内走回宿舍。

    那时只觉得两个人的心都跃跃欲试,可谁都忍着没开口。

    有一晚月亮特别圆特别亮,我们走在路上的时候,我频频抬头看月色,不断欢呼今晚的月亮真美。许先生一路跟着说是的是的。

    后来听好妹妹的歌时,我还调侃说这歌词当年我两就说过啦。

    快到宿舍的时候,我脑子里一直在想许先生是喜欢我的吗?是吗?越想越乱,头也低的越来越下。眼看宿舍就要在前边,我突然站住回头,乘着月光,特别认真严肃的看着他说。

    ‘那个,我想问你……’

    他也站着看我,表情里全是专注,我在亮琤琤的月光下只看到他的眼里有两个小小的我。

    那一瞬,突然问不出来了。

    不管答案是肯定还是否定,我都不问了。

    我泱泱的回头说着算了,不问了。

    身后的许先生却异常坚决的回了我一句。

    “是的!”

    啊?我疑惑的回头看着他,可他只剩下宠溺的表情看着我,冲我挥手说晚安。

    想起这事,我问身边这位已经成为我老公的许同学。

    “当年你送我回宿舍的那晚,我都没问出口的问题,你怎么就答了我呢?”

    牵着我的许先生突然温柔的笑了,把我的手塞到他的口袋,边走边慢悠悠的开口。

    “因为,我一直是如此爱你,很爱很爱。”

    end


    想上首页热门榜么?好内容想被更多人看到么?来投稿吧!如果被拒也不要灰心哦~入选文章会进一个队...

    · 46231人关注

    豪门国际网站首页

    Categories:豪门国际娱乐城备用站

    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