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国际博彩: 不再让我孤单

    29 十 2015 豪门国际网上赌博 29 次 0

    不再让我孤单豪门国际娱乐 作者
    2015.10.23 21:38*
    写了49599字,被163人关注,获得了409个喜欢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这是我跟你分开的第82天。

    我终于从噩梦中醒来,我开始摸匀粉底,涂上眼影睫毛膏,涂红先前没有颜色的嘴唇。我对着镜子笑了笑,镜子里的我并不好看。

    我出门的时候妈妈拉住我,她警告我,最好别惹是生非。我把门撞得巨响,当做对她不屑的回答。

    是的,我那天出门买醉,用酒瓶子砸伤了人,是她深夜里把我从警察局里拖回来。她打了我一个耳光,和那个男人一样的口气骂我:“你真是个贱人!”

    对此我毫不客气地回答她:“有其母必有其女!”她气得脸色发白,指着鼻子骂着脏字让我滚。然而我偏不滚,赖在床上要死要活的睡。

    直到今天我才醒过来。等我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秋天了,你送我的那条裙子也不合适穿了。我们是在夏天分手的对吧,我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之后很久都没有下过雨。我是最讨厌下雨的,而和你分开后我却期待下雨。我应该去淋一场大雨,再得一场重感冒。那样我就能在病痛好的时候忘记你。你的离开不过是人生中一次偶尔的感冒。感冒不治自愈的过程只需要七天。

    事实上我想得太天真了,我过了七十天仍清晰得地记得你的音容笑貌。你就是我人生中的一场大病,就像慢性肠炎,要不了我的命但又时刻折磨我。遗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大概需要一辈子,直到我投胎转世,喝了那碗孟婆汤。我才能彻底忘记你。真可悲,我到下辈子之前候都仍记得你。

    我常想起你抽烟时一脸心事的样子,你光着膀子在厨房给我准备早餐,以及你认真帮我洗头发的表情。虽然我是看不到的,但我能感受得到,你温柔地按摩我的头皮,帮我解开头发的死结。那个时候我就想去摸一摸你的大手,永远温暖着的,有力的,手背上有几根暴起青筋的,有些暗黄的大手。这样的手几乎跟我父亲的手是一模一样。

    说起我的父亲,也有好几年没见过他了,最后一次见他是我升高中那会儿,他来学校送给我一个新手机。七岁时父母就离异,我很不幸被法院判决给妈妈——即使我认为她真的很可怜。在我们分开之前,我是如此爱你,尽管你比我大上十一岁,你说我这是恋父情结,我不赞同,我固执地说我就是爱你了,就算你比我小十一岁我仍然爱。你笑着说我口味真重,几岁的孩子我也下得去手。

    在三年前我记得你的手是白皙的,比我的还要白皙。也就是我们刚开始相爱的时候,你不抽烟,食指和中指也没有夹烟留下的烟垢,因为我无意说了句“抽烟的男人比较酷”,你也就开始抽起烟了,一开始你不习惯,只是夹着它,不抽,等待时间一点一点把它燃尽。你说怕吻我的时候嘴巴里有味道,要是先嚼颗口香糖再来吻我也太耽误事儿了。之后不知什么原因你变得很爱抽烟,特别是我们吵架变得越来越多的时候,你一根接一根的,半夜里都会跑到小卖部买红旗渠。如果恰好没有你要的那种牌子你又垂头丧气地回来,你认定了只抽那个牌子,就像你认定了我,眼里就再没有过其他女孩,对此我从来深信不疑。

    后来你抽烟多了就咳嗽,小时后你得过肺结核,差点死掉,在你告诉我这段经历时我正在用你的杯子接水喝,吓得我直接丟掉你的杯子。你一脸囧像说“大姐,我早治好了,如果没治好也早就传染给你了。”然后你的嘴巴就凑到我耳边,“我还得过HIV,怕吗?”我真想一巴掌呼死你。在我们为数不多在一起的日子里,我常听到你半夜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你用力地压低声音,把脸憋得通红,实在忍不住就关上门跑去卫生间,你害怕吵醒我,而事实上我早就醒了,我若是睁开眼睛你又会愧疚地说抱歉吵醒我,那样你就一晚都无法安心地睡觉了。索性我就假装睡着,暼见你咳到捂住胸口,也不起来帮你倒杯水。后来在我们争吵的时候你说我冷血,你咳嗽到吐血我依然睡得像死猪。我赌气地说你活该,咳死你算了。我不曾想到互相体谅竟也成为一种伤害。

    于是我就劝你戒烟吧,当初喜欢你抽烟的人是我,现在讨厌你抽烟的人还是我,我真为难你。我在另一座城市为你数日子。每次跟你打电话你就抱怨戒烟真难受,从早晨起来打了十三个哈欠,一副睡不醒的样子。同事们开玩笑问你是不是那事儿干多了,一再提醒你要保重身体。我在这边哈哈大笑,你认真问我,“什么时候你才把自己交给我?”我长呼一口气,“你要是等不及,你走就是。”我傲娇地挂断电话。你又一次触碰了我的底线,为什么要在我面前谈“性”这个东西?我父亲出轨跟母亲离婚是因为“性”吗?我母亲背着父亲出轨也是因为“性”?他们都出轨了,我不能认定就是因为性欲他们才分开,我知道他们婚姻破裂肯定和性有关系。在我的潜意识里,就特别排斥那个东西,爱情这东西,本该纯粹一些,就像同性恋,我爱你仅仅因为爱,没有其他复杂的成分。你曾说我这种“柏拉图式爱情”让你很难过,你觉得我就是跟你柏拉图一把然后踹了你,说不定我同时跟很多人在“柏拉图。”我不怪你不理解我,我怪的是你不信任我,甚至污蔑我。我怎么会同时和其他人谈恋爱,我认为你脑子肯定进水了,竟说出那样的混账话。我们总是为这样的小事争吵,争得脸红耳赤,争得落下眼泪,安慰只有在身边才能做到,伤害即使隔着千山万水都能,我谢谢你在百忙之中还来亲自伤害我。

    2.

    我们在一起三年,也异地三年。在我上高中的时候你来看过我两次,在我上大学后总共看过我十二次。其余的次数都是我翻山越岭去看你。我会翘掉周五的课程屁颠屁颠去找你,和你相处三天,每一次你都按时来接我,你有一辆电动车,黑黄相间的颜色,像“大黄蜂”,我第一次坐大黄蜂很是兴奋,风把你的衬衣撑得鼓鼓的,也把我的裙子吹得飘飘然。我就突然想起了凤凰传奇,那种驰骋在大草原沧桑又忧伤的情景,我在后面唱着“你说到底为什么,都是我的错……”你很配合地来一段rap:“有什么样的情有什么样的爱,用什么样的爱还什么样的债……”我坐在后面简直要笑抽了,你边唱边摇摆,还玩起了漂移,搞得跟非主流似的。

    你会带着我一起去市场买菜,我们一起包饺子,你给我做北方的油泼辣子面,胡辣汤,疙瘩汤,番茄鸡蛋打卤面。晚上睡觉前帮我洗脚按摩,在我早晨睡醒前帮我在外面买的牛肉包子,你去楼顶洗衣服我就搬个小凳子上去边晒太阳边吃零食,你耐心教我计算机基础让我顺利过二级……那样的时光太好,我舍不得离开。

    我曾打算着等毕业就跟你结婚了,不考研不出国不追梦,跟你的“大黄蜂”浪迹天涯。我想我会跟你平庸过完这一生,我还骗自己平淡才是真。我多渴望一个家呀!你有一副好嗓子,会弹吉他,你从不在我面前摆弄那些,在我失眠难过的时候你又会半夜给我录一首歌,我知道你录了很久,我听得出来你嗓子都哑了,记忆深刻的是你录的那首韩语版《I Believe》,我惊呼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韩语了,还像模像样,粤语歌唱得也不赖,你不上中国好声音也真是可惜。

    你是北方人,我是南方人。我对北方总有一种情怀,我说我最渴望的就是和你一起乘火车去北方。而你说你不喜欢北方,所以才选择到南方的小镇,后来我明白你一度想逃离北方的原因,是因为你的前任。你和你的前任在一起六年,比我和你的时间都长,我曾在电脑上发现你做淘宝店时“轩尧精品”的店名,我问你尧是不是她的名字。你解释了很多说不是,为了让我相信你打电话给你弟弟向我证实,我信了,也觉得你打电话给弟弟没必要。我如此信任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没五分钟你又向我道歉,搞得我莫名其妙的,你说那的确是她的名字,你觉得良心亏欠不能欺骗我最终决定对我说实话,我冷笑着,包括和你同流合污的弟弟。你们男人怎么这样?

    我并非不明事理随便无理取闹,你有前任没关系,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你的未来我奉陪到底。你是我的初恋我没有觉得不公平。你为什么要藏着掖着还欺骗我?在你心里根本就不了解我,在那时候我觉得我们的爱情可能就有鸿沟了,到最后变成了触不可及的天堑。

    3.

    我的家就在我上大学的这座城市,周末我借各种理由不回家,妈妈每次打电话除了骂我还是骂我,有一次我和你逛街恰巧被妈妈抓包,我和妈妈打了个照面,她并没有给我难堪,只是漫不经心又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你还特傻地说那大妈是不是有病一直盯着我看。我拉你的袖子说“那是我妈。”你像触电一般一样甩开我的手,“你快离我远点!”我又重新挽起你的手,“都看见了,怕什么呢,今晚你跟我一起回家吧。”你吓得面色铁青,后退好几步,你说“丫头,快陪我去买身衣服。”我笑着你傻傻的模样,“就这样,挺好的。”你有点不相信自己,借着大街上的反光镜整理发型,“我会不会太显老了?今天怎么忘记刮胡子了?”我一把扯走你“快走吧,大叔,离晚饭还有三个时,在此之前去给我妈挑个礼物!”你如梦初醒,拉着我直奔一家珠宝店。

    奈何我们的经济实力,最后选了一盒燕窝做为礼物,还为它找了个特别好的理由,健康又实惠。你问我,要是执意买下那枚首饰你妈会不会认为我在炫富?我说你真恬不知耻。哈哈……

    你来我家,妈妈对你还算客气,在送走你之后,便对我不客气了。“你告诉我,他到底多少岁?”我妈把那盒礼物扔到一边。

    “二十三四岁吧大概。”我面不改色地说到。

    “放屁!一看就三十好几了。都快赶上我的年龄了!”

    “哪有那么夸张!他还差一个月到三十好不好!”

    “你还真好意思说,我问你,他是不是结婚了?”

    “没有”。

    “离异?”

    “没有。”

    “我不期待你给我钓个金龟婿,你也别给我弄一穷屌丝回来啊?”

    我说“妈你真势利眼,这些年还是老样子。我爸当初离开你就是因为你太刻薄了。看我爸现在混的风生水起的你是不是后悔了?”我剔掉卡在牙缝里的一颗花椒。

    “你还别说我真不后悔。”我知道她在口是心非,成年人都要点面子。“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你们有没有发生过性关系?”

    “妈~”,我真是服了她。他们大人脑袋里净是些肮脏龌龊的事。

    “回答我!”

    “你凭什么质问我,你先管好自己再说!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那么开放?”

    “忤逆的东西,你给我滚!”我妈气得喘不过气,抓着我的包就往外扔。我连滚带爬猴急乱窜地就跑下楼,恰好你就在楼下等我。那刺激的心跳简直不能言喻,我拉着你赶紧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讲到这里,我也忍不住笑出声来,我们的爱情还是有很多美好的回忆的,也并不全是吵架打架。生活往往就是这么残酷,如果我当时高考再多几分说不定也就被你所在城市的大学录取,我们就不用忍受异地恋的苦楚。说不定我们最后还是在一起了。也有可能我们就像现在没有在一起,我若真在你的城市,会更加难过吧。为了一个人,爱上一座城,为了某个人,也恨上一座城。我从今往后再也不会买从S城到C城的火车票。你曾打电话告诉我,我们没有在一起,也要像在一起的样子。你告诉我该如何做到呢?爱情的开始是我踏遍前程后浪,只为知你近况,爱情的结束是我游遍千山万水,已不觉你身边最美。我忘记这个哪个诗人说的了,挺有道理的,一如我和你。

    4.

    当我们见面次数越多吵架也就更频繁,我们把仅有的一点时间都用来吵架,把异地的思恋与煎熬都变成语言的刀子,把彼此伤千疮百孔的,你也不让着我,说的话比我更过分。我骂你,你也骂回来,我记得有一次我拿自己出气,我说“我就算当妓女也不要跟你在一起了”你狠狠扇我一个耳光,我也扇了你一个,气急败坏的我踹了你一脚,差点让你断子绝孙。你说我口无遮拦乱讲自己,你绝不允许任何人侮辱我,包括我自己。我懵了,哭得不能自已,你一把把我抱进怀里,你也哭了,你向我道歉说“对不起,我不该打你”,我捂着脸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两个人在人来人往的街头抱着哭,完全不顾行人异样的眼光。

    鬼使神差的,我还真原谅了你,你对我发誓说以后再对我粗鲁就剁手,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是跪着的,我并没有要求你这样,完全就是你自导自演自作自受,卑微得在我面前失去男人的尊严。有部电影曾讲过:你爱一个人,首先就要伤害他,因为内疚是维系爱情最好的方法。你伤害过我,我也伤害过你,说不清哪个更重一些,反正维系到最后都分崩离析瓦解成一盘散沙,这足以证明那是一个谬论。我们失去了当初那份纯粹与激情,迟迟不愿分开都靠对方死撑,这样挺累的,是吧。

    你说过我们要是结婚了你就把结婚证烧掉,那样我们就永远也不可能离婚了。第一反映是你这人真浪漫,再往下想发现你真幼稚,再往深里想就觉得你这人挺极端的。如果维系婚姻的生命线仅靠责任与那张破纸那么就不必谈什么爱情了。你看我们的婚姻观都南辕北辙了,我发现我们之间离得越来越远。

    你似乎也察觉到了,于是你把我抓得更紧,很用力来爱我,用尽力气来爱我,都快要让我喘不过气。你巴不得在我身上按一个监视器,随时随地都要了解我的动向,你不允许我参加任何有男性在场的活动,我为了推辞得罪很多人,也跟你吵过,后来觉得没意思就不跟你吵,我索性独来独往,不与任何人交涉。说实话我除了你每天给我打一通电话我挺孤单的,连个陪我吃饭上课追剧的人都没有。我也很极端,我最知心的朋友都散落在远方。而我对朋友的要求也极为苛刻,如果不是我心灵上的朋友我连生活朋友也不要和别人做,对待爱情也是如此。两个极端的人生活在一起是会出问题的,我们都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不用极端的方法根本办不成。比如像我妈,总用那自杀的方式让爸爸给钱,谢天谢地,她没有自杀的方式逼我离开你,就像她知道咱俩走不长久。

    你也带我见过你妈妈,你的妈妈很年轻,比我妈还要年轻,你妈是过来给你妹妹伺候月子,你说等我们有了孩子也让你妈伺候,你妈说成,我来伺候,你家人真朴实,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要是咱们没有分开,我们快领结婚证了吧?我说过我到了二十岁就回家偷户口本跟你领证,依我的性格,我是绝对做得出来。天上人间,男人和女人神游六合,似洪荒之婴孩绝于羞耻之念,说尽傻话呆话蠢话,恰幽明之灵鬼,不识物界之规矩,为所欲为。那些誓言现在听起来真可笑。

    在你无数次连环CALL下我们又吵架了,你总是那么闲给我打电话,打电话什么也不说,就默数时间和话费的流逝。长途很贵你不知道吗?在QQ上也是,你发了无数个窗口抖动,就是不说话,偶尔跟我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你跟我聊星座,你说我是天蝎心狠无情,你是摩羯敏感忧郁,两人都挺强势,……我直接忽略你从百度上粘贴复制的内容,你就是没话找话,我们的爱情真是无可救药。可悲的是你竟全然不知,固执地认为我一如既往地爱你,你也死心塌地的爱我。人的可悲可怜之处就在于从不承认自己的软肋与缺点。你就发挥你的大男子主义,我依然我行我素。

    你习惯吃饺子的时候帮我剥几颗蒜,我帮你叫面也让老板多放些香菜。你最讨厌吃香菜,我最讨厌吃蒜。而我们都自己把认为最好的东西给予对方,你说这是算爱呢还是算折磨?

    最近有朋友一跟我谈爱情我就会发出一声喟叹:这该死的爱情!

    这该死的爱情。我们为爱情做了太多傻事,傻到自己无从感知。还以为一起经历的磨难都是恩赐,一点小快乐都让人无比坚信。我失去骄傲,失去自尊,一次次突破心里防线,直到失去性格,失去自我,我被爱情折磨得不成样子。

    5.

    我们相爱相杀的过程都是孤独的。孤独作为一种永远无法摆脱的宿命,爱情作为一种根深蒂固的困境,我们谁也没逃掉这无从循逃的爱情定数。

    我和你之间就像两本互相读不懂的书,你不曾了解我,我也没有心思来阅读你,人与人之间应该主动靠近敞开心扉不是吗?在坦诚交流中让彼此的心灵有一片宁静的栖息地,两颗寂寞的灵魂彼此温暖就不那么孤独了。你总把我当小孩子,你不听我说话,你总觉得是我在犯文艺病,你可曾认真地听一听我心底的声音,你知道有一种人在很小的时候眼里就没有天真过?我看透了父母的失败的婚姻,我明白我要什么样的爱情。每次我跟你吵你就用吻堵住我的嘴。不知道你从哪里学来的,的确很管用,瞬间我就安静下来,问题也就这么搁置着,谁也不提及,直到下一次争吵,我们说着最恶毒的话,撕开对方丑恶的嘴脸,爱情里那些美好消失殆尽。

    很长一段时间你再也没有为我唱过歌,吉他蒙上了一层薄灰,被你塞到床下。你咳嗽越来越厉害,C城空气不好,你住的也是工业区,那里租金便宜。那次周末我来找你,到了你的城市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大黄蜂没电了,我们就一路推着大黄蜂走回去,到住的地方已是凌晨三点半,虽然一路上我是坐着的,你推着我走,有时候也跑一会儿,等你不咳嗽了又跑着推车,我下来和你一起推,你让我滚上去坐好!我哭了,那是你第一次吼我。你说“我要是有钱就住在市区,你很抱歉我跟着你受苦。”我看着你越发疲惫的身体,我难过透了,也失望极了。

    在我回学校前,你给我买了两条金鱼,我给它们起了名字“波波臭”,“泡泡妞”,一条是你,一条是我。你巧舌如簧让它们顺利通过各种安检。回来没两天它们就死了,我在电话里哭得很伤心,像是某种东西突然被掏空,不仅是为那两条小鱼的死,我觉得我们的爱情撑不了多久,我在提前悼念我们的爱情。——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生活总将我们分开,岁月又将我们带向远方,我一次也没有见过你,两次也没有见过你,从此再也没有见过你。

    暑假我买了十字绣,每天绣那三朵玫瑰,我想着开学去找你就送给你,谁让你说我从来没送过你东西,除了那条我亲手打了很多漏针的围巾,在地摊上花五块钱给你买了个口罩。你也回老家了,你父亲脑溢血,情况危急。你很少给我打电话,我难得享受了一段时日的宁静。偶尔打电话我听着你有声无声地叹气,大概是担心你父亲的病情,我也说了些没用话来安慰你。剩下的就只是沉默,我听着电话里你那边无线电波信号的干扰,电话里嗞嗞的声音,一根纤弱的电话线连着一个世界,仿佛一种莫大的讽刺。最后你发火了,“既然没话说还打什么电话!”你切断了电话,没有再打过来,我一直在等候,等候你消失前的回头一暼,但是你没有,一次也没有。

    第二天,我向你宣布分手。

    你没有同意。你在电话那头哭了。这次是我先挂断电话。把你的联系方式拉进黑名单。

    后来你来学校找我,听宿管阿姨说。你在楼下坐了一天,而我在床上躺了一天。我把曾经看过的电影《心花路放》又看了一遍,我跟着女主角痛快地哭了一场,在背景音乐《去大理》播放的时候。你说过要陪我去大理的,就在今年的国庆,我把路线都规划好了,记在那个小本子上。命运啊,我奈你何?

    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突发的,总会有些微小的预兆在告知我们,就像落叶掉下来,我们便知道是秋天来了,如同我和你分开之前你那次微妙的不耐烦的挑眉,我便知道了全部。

    我庆幸离开你,我感谢遇见你。

    我一度封闭自己,我一个人跑去唱K,喝酒,我突然变得多愁善感,醉酒后我就背诗词:纷纷叶坠,飘香砌,夜寂静,寒声碎。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

    6.

    人在失去某种东西后就容易感到孤独,活生生扯断依赖的关系。而这种孤独飞跃过我坚硬洁白的骨骼,带着一种飞翔的质感,最后生疼生疼刺在我溃烂的伤口。我害怕独处也害怕群居,总觉得全世界都在与我作对,这样大胆的妄想持续的时间并不久,我后来发觉我只是和自己较劲,我像是把自己装进玻璃罐子,别人进不来,我也出不去,在里面呆久了难免会缺氧,我又厚着脸皮出来了,我知道岁月会缝补好我的伤口,我没理由去憎恨世界。

    我与母亲的关系依旧很差,你曾要我学会感恩,尊重给自己钱的人,这是一个准则,爱自己的父母,这是人道。你真是一个孝顺的孩子。

    我和母亲互相不体谅,我和你互相太体谅,人就是这么奇怪的生物。

    我点了一首你唱给我的歌《不再让你孤单》,MV上的照片一幕幕放着就像我们的过去,我模仿你的声线唱:让我轻轻的吻着你的脸/擦干你伤心的眼泪/让你知道 在孤单的时候/还有一个我陪着你/让我轻轻的对着你歌唱/像是吹在草原上的风/只想静静听你呼吸/紧紧拥抱你 到天明/路遥远 我们一起走……

    我在包间里失声痛哭。

    一千三百六十千米,让我建一座爱你的里程碑

    每匍匐向前,你的胸口是我日夜神往的彼岸。

    这是我写给你的诗,但愿你懂得我哽咽的呓语,不再笑我痴狂。

    与你分开后我总是很空,人来人往的街头,操场,食堂,都让我莫名感到孤单,一方面也害怕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孤单,孤单是可耻的。我学着享受这种孤独,在醒得早的清晨去晨跑,选修很多课,课程表排得满满当当,看一些喜剧电影,去图书馆看书或者发呆,点一杯饮料听着民谣安静地坐一下午。

    最近头发掉得越来越多了,卷发总容易打结,很久没有打理变得毛燥干枯,我想着改天去剪掉下面的卷发,从此不再拉烫。

    也偶尔失眠,每次在第三次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了,睡一觉比不睡还累。失眠的时候我希望有些声响,也讨厌有一点声响。我在自我矛盾中又想起你,室友的小仓鼠在啃盒子,声音像是在磨牙。我有些烦躁。我相信就是时间问题,没有什么大不了,总有一天我会接受阳光的恩赐,接受清风的凛冽,我能够坦然面对未来。我化上淡雅的妆容,重新拾起梦想,我对世界说:“嘿,早安!”温和是最大的力量,我要成为一个不动声色宽容简单的大人。

    说话间,远方的友人来了短信:天冷,记得加衣。

    我扬起嘴角,在电脑上敲出一行字:不再让我孤单。

    图片发自简书App

    想上首页热门榜么?好内容想被更多人看到么?来投稿吧!如果被拒也不要灰心哦~入选文章会进一个队...

    · 44493人关注

    豪门国际娱乐

    Categories:豪门国际博彩

    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Baidu